您好 [请登录]   [免费注册]
碟形世界:猫和少年魔笛手(平装) 比《哈利•波特》和《魔戒》加起来还好看的,可能只有《碟形世界》【现货】
 
   
查看大图

碟形世界:猫和少年魔笛手(平装) 比《哈利•波特》和《魔戒》加起来还好看的,可能只有《碟形世界》【现货】

《碟形世界》系列囊括多项国际儿童文学大奖,为青少年必读世界名著。在碟形世界里,谁都知道魔笛手的故事:付够了钱,魔笛手吹着笛子带走老鼠;得罪了他,被带走的就是孩子。但少年魔笛手看起来只是一只猫的赚钱“工具”而已。而老鼠们,以寻找“鼠类理想国”为人生目标的老鼠们,则是这个团队里的“鼠灾”演员,同时也是团队的不稳定因素——因为他们太有“道德感”了。这一天,他们来到了一个名叫“糟糕的布林兹”的小城,准备再次施展这个诡计,但这里却有些不对劲……本书为2001年卡内基大奖(Carnegie Medal)获奖作品。

  • 商品编号:G59C3DABC05E73
  • 商品重量:358.000 克(g)
  • 货  号:G59C3DABC05E73
  • 品  牌:其他出版社
  • 所得积分:2
  • 作者: 特里·普拉切特 (Terry Pratchett)
  • 出版社: 文汇出版社
  • 出版时间: 2017年6月30日
  • ISBN: 9787549621132
  • 建议适合年龄: 7-10岁
  • 市场价: RM39.90
  • 爱宝价: RM23.94
  • 为您节省:RM15.96
  • 折扣:40%
购买数量:
  (库存1)

会员经常一起购买的商品


编辑推荐

比《哈利•波特》和《魔戒》加起来还好看的,可能只有《碟形世界》。
图书馆推荐儿童必读的世界名著,囊括10余项国际儿童文学大奖:卡内基大奖、美国图书馆协会青少年图书奖、美国年度父母图书奖、美国纽约公共图书馆青少年读物、星云奖安德烈•诺顿奖、美国图书馆协会玛格丽特爱德华奖、美国WH史密斯青少年选择奖、美国ALA杰出童书、号角志杂好书榜、太平洋西北图书馆协会青年选择奖等
同时包揽各大奇幻文学大奖:世界奇幻终身成就奖、轨迹奖、普罗米修斯奖、英国科幻小说奖、英国年度奇幻科幻作者、SFX年度奇幻作者、英国作家协会终身成就奖、新西兰爱德华.E.史密斯奖等。
魔法很强大,但你自己更强大。
解决困难的从来不是玄妙的魔法,而是不断地思考、谈判、妥协、坚持,以及即使在认清现实之后也继续往前走的勇气。

《碟形世界:猫和少年魔笛手》内容简介:《碟形世界》系列囊括多项国际儿童文学大奖,为青少年必读世界名著。在碟形世界里,谁都知道魔笛手的故事:付够了钱,魔笛手吹着笛子带走老鼠;得罪了他,被带走的就是孩子。但少年魔笛手看起来只是一只猫的赚钱“工具”而已。而老鼠们,以寻找“鼠类理想国”为人生目标的老鼠们,则是这个团队里的“鼠灾”演员,同时也是团队的不稳定因素——因为他们太有“道德感”了。这一天,他们来到了一个名叫“糟糕的布林兹”的小城,准备再次施展这个诡计,但这里却有些不对劲……本书为2001年卡内基大奖(Carnegie Medal)获奖作品。
特里•普拉切特,伟大的奇幻作家和儿童文学作家,奇幻终身成就奖得主。令全世界读者着迷的《碟形世界》系列是他的代表作。在这套长达四十一本的系列作品中,特里•普拉切特创造了一个由海龟和巨象托起,漫游在宇宙中的奇异世界。

名人推荐

这是一本杰出的文学作品——对魔笛手故事的天才般的改编,非常幽默,打破常规,但同时直面黑暗和颠覆。
——卡内基大奖评审主席凯伦•亚瑟

普拉切特的作品把青少年们带入了一个每天都充满着幽默、毅力和希望的世界。——玛格丽特•爱德华奖评委会主席罗宾布伦纳

他不是在想象另一个世界,他是在重新构建我们的世界。他的奇幻风格类似——应该说等同于拉伯雷、伏尔泰、斯威夫特、冯内古特和道格拉斯•亚当斯……
——卡内基大奖/《卫报》小说奖得主弗兰克•科特雷尔•博伊斯

一出有着让人难忘的动物角色的高质量喜剧。特里•普拉切特精妙的智慧(特别是他的文字游戏),让人很容易低估了这个故事中深刻的主题。
——《你长大前必读的1001本童书》作者朱莉娅•艾克勒谢

特里•普拉切特在奇幻界的地位可不得了,他的《碟形世界》影响力不在《魔戒》之下。
——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

他提高了国民阅读率!
——布克奖得主、重量级女作家A. S.拜厄特 

特里是伟大的奇幻作家……
——《冰与火之歌》作者乔治R.R.马丁

媒体推荐

普拉切特在想象力、现代性、精神内涵和对内心的感动等方面完全胜出。其实我真心喜欢罗琳的小说,但是她和普拉切特实在差得太远。
——《新京报书评周刊》

表达的是深刻的主题,但保留了幽默。 
——《今日美国》

惊人的幽默,凶猛的智慧。
——《柯克斯》星级书评

普拉切特解构了一个经典故事,成为了赢家(卡内基大奖),不容错过的欣喜阅读体验。 
——《学校图书馆杂志》星级书评

一次体验到幽默、感动、恐怖、卑鄙的庸俗和邪恶的智慧。 
——《轨迹》杂志

普拉切特对生存这个问题智慧的解决方式,使得这部作品在拥有悬疑冒险小说元素的同时更加的深刻。 
——《号角》杂志

纯粹、无懈可击的乐趣,快节奏的情节,机智的对话,让人难忘。
——VOYA

在这个荒谬的童话里,普拉切特将故事的爆点和让人记忆深刻的角色结合了起来。 ——《出版周刊》

这是一本目标读者为青少年的碟形世界小说,特里普拉切特将收获许多新粉丝。——KLIATT

普拉切特在给青少年的碟形世界的探索上不遗余力
——《儿童图书中心简报》

明显注定的伟大的作品……一次令人愉快、美妙、有趣的阅读体验。
——《书商杂志》

除了插科打诨和动物之间的政治,还有足够复杂的关于自然、养育和理解力的想法可以满足广大的读者。
——《观察者》

这些特点构成了这本小书:幽默、精巧的结构、特别是他的结论,让人平衡了欢笑和震撼。
——SFX

作者简介

特里•普拉切特Terry Pratchett (1948—2015 )
获得“卡内基大奖”“世界奇幻终身成就奖”“轨迹奖”“普罗米修斯奖”“星云奖”
作品全球销量已过8500万册,被翻译成37种语言出版
经典奇幻《碟形世界》系列是他的代表作
因文学成就两次获得大英帝国爵士称号

大师级奇幻作家、儿童文学作家,1948年出生于英国白金汉郡。被称为“我们时代的托尔金”。

普拉切特认为奇幻小说的重点不是魔法,而是以另一种角度看世界。他的作品不同于以托尔金为代表的“严肃奇幻”,常打破常规,从经典文学、民间故事或童话中汲取灵感,并进行荒诞的、幽默且具有现实意义的再创作。他的代表作《碟形世界》被认为是这类幽默奇幻的代名词。《卫报》评价他的作品“不是在创造另一个世界,而是在重新想象我们的世界”,并盛赞其“发现了高于文学的事物”。

普拉切特也是当代成功的畅销书作家,作品的全球销量已过8500万,已被译成37种语言出版。2003年BBC全民票选“受欢迎的100本书”时,普拉切特的作品入选了5本,与狄更斯并列榜首。布克奖得主A.S.拜厄特甚至称其“提高了英国的国民阅读率”。

目录

第一章 神奇的莫里斯
第二章 糟糕的布林兹
第三章 新思想和旧习惯
第四章 活在故事里的女孩
第五章 毒药,太多了
第六章 一只活的“吱吱”
第七章 捕鼠人
第八章 斗坑
第九章 “蜘蛛”
第十章 新头领
第十一章 真的魔笛手来了
第十二章 一次特别的谈判
后 记

后记

在过去的几个月里,我大概读了太多有关老鼠的书。其中有很多真实的材料——至少,据称是真实的——太难以置信了,所以我没有将它们写入本书,以免读者认为我是在杜撰。
真的有老鼠采用黑皮用在可怜的亚茨科身上的那一招逃出了斗坑。不相信的话,可以问当时的目击者老阿尔夫、金马和鲍勃大叔。这一点绝对真实可信。
老鼠王的确存在,但它的产生是一个谜。书中马利西亚提出了几种说法。感谢杰克·科恩博士给我提供了一个更新,然而也更令人沮丧的解释,那就是几百年来,一些有创造力但很残忍的人拥有太多可支配的时间。

文摘

第一章 神奇的莫里斯

一天玩闹时,邦尼先生越过篱笆瞥见了,
农夫弗雷德的田地,田里满满地长着绿莹莹的莴苣。
可是邦尼先生的肚子里却没有满满的莴苣。
这似乎不大公平。
——《邦尼先生历险记》

老鼠!
他们追狗噬猫,他们——
然而还不只于此。据神奇的莫里斯说,这完全是人和老鼠的故事。可其中难以断定的是,谁是人,谁是老鼠。
可是马利西亚•格林说它是故事的故事。
故事发生在——部分发生在——那辆从遥远的平原城市翻山越岭而来的邮车上。
车夫不喜欢这段旅程。残破的道路曲曲折折地穿过一片片的森林,盘绕在山间。树下是深深的阴影。有时候他觉得似乎有东西在偷偷摸摸地尾随马车,这让他心头发紧。
这一路上,最最诡异的是他能听见某些声音。他确信那声音是从背后的车顶上传来的,可那里除了油布做的大邮袋和那个年轻人的行李外没有别的。毫无疑问,车顶上没有任何大得足以藏人的东西。然而时不时地,他的的确确听到有尖细的声音在窃窃私语。
眼下只有一个乘客,一个金发男孩,正独自坐在摇摆的马车里看书。他看得很慢,一字字地指着,嘴里念念有词。
“乌博瓦德。”他念道。
“是于博瓦德。”一个小小的尖细的声音非常清楚地说道,“有两点的应该发‘于’ 的音。不过你读得还不错。”
“于——博瓦德?”
“‘于’字音拖得太长了,兄弟。”另一个听上去像是还没睡醒的声音说,“可你知道于博瓦德最大的好处吗?它离斯图拉特非常非常远,离伪波里斯也很远,离那些警长说要是再看见我们就把我们活煮了的地方都很远。而且那地方不是很发达。道路很糟糕,一路都是山,人们不常去那儿,所以消息传得不那么快,明白了吗?那里也许连警察都没有。兄弟,我们会在那儿大赚一笔的!”
“莫里斯?”那个男孩小心地说道。
“怎么了,兄弟?”
“你觉不觉得我们做的,你知道……不太光明正大呢?”
那个声音顿了顿说:“不太光明正大是什么意思?”
“嗯……我们拿了他们的钱,莫里斯。”马车摇晃着从一个洼坑上颠了过去。
“没错,”看不见的莫里斯说,“可你得问问自己:我们实际上拿的是谁的钱?”
“嗯……通常是市长、市政委员会的,或者类似的钱吧。”
“没错!那就是说那些钱……是什么?以前我跟你讲过这一点。”
“嗯……”
“是政府的钱,兄弟。”莫里斯耐心地说,“说一遍?政——府的钱。”
“政——府的钱。”男孩顺从地说。
“没错!那政府拿钱干什么?”
“嗯,他们……”
“他们雇佣士兵,”莫里斯说,“去打仗。事实上我们拿走那些钱,用在有益的地方,很可能就是阻止了许多场战争。他们要是想想这个,应该给我们立雕像才是。”
“有些城镇看上去很穷,莫里斯。”男孩怀疑地说。
“嘿,正是那种地方才不需要战争呢。”
“毒豆子说这……”男孩很专注,开口前嘴唇翕动着,似乎在自行演练发音,“……这不——道——德。”
“没错,莫里斯,”那尖细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毒豆子说我们不应该靠欺骗活着。”
“听着,桃子,人类的一切行为都是欺骗。”莫里斯的声音说,“他们那么热衷于时时刻刻地相互欺骗,以致选出政府来替他们骗人。我们收他们的钱财,可他们觉得物有所值。他们闹可怕的鼠灾,他们花钱请来魔笛手,老鼠们都蹦蹦跳跳地跟着男孩出了城。鼠灾结束了,每个人都欢天喜地,再也没有老鼠在面粉里拉屎了,感激的人民拥戴政府再次当选,上下欢庆。照我看,这钱花得多值。”
“但那只是我们让他们觉得在闹鼠灾。”桃子的声音说。
“唉,亲爱的,所有那些小城小镇的另一项花销是请捕鼠人,明白了吗?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这帮人费口舌,真不明白。”
“是的,但是我们——”
他们察觉到马车停了。车外哗哗的雨声中传来挽具的叮当声,继而在马车微微晃动后是跑开的脚步声。
车外的黑暗中一个声音在问:“车里有男巫吗?”
乘客们困惑地相互对视。
“没有?”男孩说,那种声调意思是说“为什么问这个”。
“那么有女巫吗?”那声音又问。
“没有,没有女巫。”男孩说。
“很好。那里面有邮政公司雇的全副武装的巨人吗?”
“好像没有。”莫里斯说。
对话暂停了一会儿,只有雨声在哗哗响着。
“好,那么狼人呢?”终于那个声音问道。
“他们长什么样儿?”男孩问道。
“啊,嗯,他们的样子很正常,直到突然变得,好像,浑身是毛,满嘴是尖牙,爪子大极了,跳出窗子向你扑来。”那声音说道。说话人似乎在对照清单。
“我们全都有毛和牙齿。”男孩说。
“那,你们是狼人?”
“不是。”
“好,那就好。”又是一阵沉默,雨声依旧。“那么,吸血鬼,”那声音接着说,“今晚雨很大,你们别想在这样的天气里飞起来。车里有吸血鬼吗?”
“没有!”男孩说,“我们全都没有任何危险性!”
“噢,兄弟。”莫里斯低声抱怨着爬到了座位下。
“这可真叫人宽心。”那声音说,“不过现在怎么小心也不过分,周围有好多怪人。”一张弩从窗口顶了进来,那声音又说:“钱还是命,这是二选一的买卖,明白吗?”
“钱在车顶的箱子里。”莫里斯的声音从座位底下传来。
拦路的强盗往黑洞洞的车里张望着。“谁在说话?”他问道。
“呃,是我。”男孩说。
“我没看见你动嘴,小毛孩!”
“钱真的在车顶上,在箱子里。可我要是你,就不会——”
“哈哈,我就猜到你不会。”强盗说。他戴着面具的脸从窗口消失了。
男孩拿起放在身边座位上的笛子。那是一种依然叫作一便士哨的笛子,虽然已经没人想得起它值一便士的时候。
“吹《行凶抢劫》,兄弟。”莫里斯轻声说。
“我们就不能给他钱吗?”桃子的声音说,但是声音很小。
“是人给我们钱。”莫里斯厉声说。
头顶上传来了强盗拖下箱子时刮擦车顶的声音。
男孩顺从地举起笛子,吹了几个音调。车外传来了几种声音:“吱嘎”一声后是“啪”的一声钝响,继而像是拖着脚走动的声音和一声短促的尖叫。
等一切安静了下来,莫里斯重新爬回到座位上,把头伸出车外,外面是漆黑的雨夜。“聪明人,”他说,“很理智。你越挣扎,他们咬得越狠。也许还没有破皮吧?好,上前来一点,好让我看看你。不过可要小心哟,嗯?我们可不想有人受惊,是不是?”
强盗重新出现在车灯的灯光里。他大叉着双腿,小心翼翼地走得非常慢,口中轻声呜咽着。
“啊,你在这儿。”莫里斯欢快地说,“沿着裤腿直接上去了,是不是?老鼠的拿手好戏。点点头就行,我们可不想惊动他们,说不准他们会爬到哪儿。”
强盗极其缓慢地点了点头,突然他眯起了眼睛。“你是只猫?”他咕哝道。话音刚落他就两眼一翻,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“我让你说话了吗?”莫里斯说,“好像没有,是不是?车夫是逃走了,还是让你给杀了?”男人一脸木然。“啊,学得很快,我喜欢这样的强盗。”莫里斯说,“这个问题你可以回答。”
“跑掉了。”强盗声音沙哑地说。
莫里斯把头缩回车里。“你们看呢?”他问,“马车,四匹马,邮袋里也许有值钱的东西……也许,哦,会有一千块,或者更多,可以让傻小孩赶车。值得一试吧?”
“那是偷,莫里斯。”桃子说。她坐在男孩身边的座位上。她是一只老鼠。
“算不上偷,”莫里斯说,“是……捡。车夫跑了,所以这就像……抢救财物。嘿,对了,我们可以交出去领酬金,那样好得多,也合法,好不好?”
“别人会问太多的问题。”桃子说。
“我们要是就这么把车扔下,说不定哪个坏蛋会把它偷走的。”莫里斯哀号起来,“贼会把它偷走的!我们把它赶走会好得多,不是吗?我们不是贼。”
“把车留在这儿吧,莫里斯。”桃子说。
“那样的话,我们就偷走强盗的马吧。”莫里斯说,他似乎觉得今晚不偷一点儿什么就没个完,“偷贼的东西不算偷,贼的东西本来就是黑的。”
“我们不能整个晚上都待在这儿。”男孩对桃子说,“他说的也有道理。”
“没错!”强盗急切地说,“你们不能整个晚上都待在这儿!”
“是啊,”强盗的裤子里许多声音齐声说道,“我们不能整个晚上都待在这儿。”
莫里斯叹了一口气,又把头伸出了窗外。“好——吧。”他说,“那我们就这么办。你站着,一动也别动,直直地往前看,别想耍什么花招。要是耍花招,我只要说……”
“别说!”强盗愈发急切地说。
“好,”莫里斯说,“但是作为惩罚,我们要拿走你的马。你可以赶走马车,因为那是偷,只有贼才能偷东西。够公平吧?”
“就照你说的办!”强盗说。说完他想了想,又匆忙加了一句:“但是求求你什么也别说!”他开始直勾勾地盯着前方。他看见男孩和猫走下了马车,接着身后传来了牵走他的马的种种声音。他突然想起了他的剑。没错,虽然在这场交易里整辆马车都归了他,但这个世上是要讲究职业尊严的。
“好了,”过了一会儿,猫的声音说,“现在我们要走了,你得保证等我们走了以后再动。发誓吧?”
“我以贼的名义发誓。”强盗一边说一边慢慢地沉下手去抓剑。
“好,我们当然信任你。”猫的声音说。
老鼠们蜂拥而出,飞快地跑开了,男人觉得裤子轻了。他听着挽具的叮当声,等待了一会儿,然后猛然转身,拔出剑向前冲去。
不管怎么说,还是稍稍冲出去了一点儿。他直接趴在了地上。可要不是有人把他两脚的鞋带系在了一起,他不会摔得那么狠。

销售记录
买家 购买数量 购买时间
mpi*** 1 2018-12-21
wei*** 1 2018-02-05
wei*** 1 2018-01-09
yap*** 1 2018-01-02
孩*** 2 2017-11-29
yap*** 1 2017-11-20
chw*** 1 2017-11-17
cho*** 1 2017-11-08
cho*** 1 2017-10-02
截至今日, 累计成交9
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问题,请提问咨询!
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评价或经验,欢迎分享!

热门商品推荐

浏览过的商品